Carol814

三十个cp的可能

马一下,啥时候有兴趣写

dead time loss:

唔,烤箱&龙虾。都很带感的样子。


铃堡守门大爷:



1 吟游诗人&酒馆老板




2 狙击手&观察手




3 天文学家&流浪汉




4 蹄铁匠&邮差




5 旅人&雪原上的邪灵




6 神父&假信徒




7 隐士&猎人




8 墓地守夜人&中二哥特青年




9 龙&护林员




10 王子&女巫




11 城管&算命先生




12 监视者&监视对象




13 烤箱&龙虾




14 时间旅行者&钟表匠




15 洞穴探险者&地下深渊之魔




16 骗子&骗子




17 船长&海崖上房子里的作家




18 毒品贩子&失业警察




19 政客&偷渡者出身的保镖




20 社工&问题家庭的孩子




21 长途卡车司机&搭车客




22 精神分裂症患者&幻听中的声音




23 出租车司机&逃犯




24 吸血鬼&日光浴机推销员




25 盲信者&异教徒




26 侠客&魔教教主的护法




27 人造天才&真正天才




28 画家&入室抢劫犯




29 祭司&伪神




30 战斗机飞行员&大海






(^ω^)我竟然能如此文艺




诗人&Leanan Sidhe也很不错哦


20字微小说(美德)一发完

阅前警告:OOC!!!OOC!!!OOC!!!

cp为孟天/吴雨翔,斜线分攻受

渣文!慎入!

内有肉渣,第一次写肉,真的无从下笔

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20字微小说,纯粹看脑洞,有的写的比较长,有的很短






Adventure(冒险)

他们坐在夏威夷毛伊岛哈雷阿卡拉火山口,看着初生的太阳,金色的光辉渐渐洒满大地。吴雨翔觉得这种感觉并不像孟天所说的那般轰轰烈烈,而是安静的,温柔的,感受生命的生长。


Angst(焦虑)

每当孟天将家里弄得乱七八糟时,吴雨翔总是很焦虑。且烦躁。


Crackfic(片段)

他们和James一起在路边拍视频,拦的士。

没被当成神经病真是万幸。


Crime(背德)

“你说我们这样在中国算背德吗?”吴雨翔躺在孟天怀里问。

“当然不算!”

相爱何谈背德。


Crossover(混合同人)

他们在北京碰到了一对情侣,总感觉似乎在亲子类节目上见过。


Death(死亡)

“Oh no……为什么死的又是我QAQ”吴雨翔委屈的看着屏幕上的游戏角色,再看看笑的一脸嘚瑟的孟天。为什么当初自己会傻到同意用游戏胜负定攻受。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70年后,孟天和吴雨翔合葬在了一个公墓。


Fantasy(幻想)

孟天总在幻想有一天将吴雨翔压在身下。

然后他的幻想实现了。


Fetish(恋物癖)

即使在做爱时也在小公主床上的小熊。


First Time(第一次)

孟天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到吴雨翔,粉红色的小背心,略长的头发,莫名其妙的害羞的脸。他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妈妈这人长得真好看,做我男朋友一定很合适。


Fluff(轻松)

孟天舔去吴雨翔嘴角的冰淇淋,拉着他走向游乐场最大的过山车。


Future Fic(未来)

一幢海边别墅,两个男人,一猫一狗,或许再加上一对长得像他们的儿女。


Horror(惊栗)

孟天醒来时发现吴雨翔变成了一只猫。


Humor(幽默)

“你们德国人永远不懂什么叫幽默!”

孟天不止一次这样控诉。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Wiley我一直很喜欢的一款发箍断货了QAQ”

吴雨翔满脸委屈,撅起嘴向孟天抱怨道。

心都快被萌化了的孟天捏了捏吴雨翔的脸,“别难过啦,还会有新款出来的,给你买好不好?喜欢哪些我们都买!” *1


Kinky(变态/怪癖)

孟天觉得吴雨翔在家不爱穿上衣的习惯很好。


Parody(仿效)

“为什么我明明是像你一样唱歌,可是我老是跑调?”

“……大概种族天赋”


Poetry(诗歌/韵文)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2


Romance(浪漫)

他们携手去参观科隆大教堂,在霍亨索伦桥结上同心锁,将钥匙扔进莱茵河。

伴着落日的余晖,孟天唱着德国民谣Schenk Mirdein Herz。

他们将戒指套上彼此的无名指。

为未来建造起宫殿。


Sci-Fi(科幻)

“编号G-814,代称Wiley Woods,Koellmer先生您确定购买这一款吗?”

“是的,我确定。”


Smut(情/色)

孟天轻咬着吴雨翔的耳垂,用舌尖在耳廓内打转,听着怀中人愈加粗重的呼吸,顺着略带胡茬的下巴一路轻吻到脖颈,坏心的咬上喉结,再用舌尖舔舐着齿痕。

“宝贝儿,想要吗?”


Spiritual(心灵)

谁都知道,作为向来严谨的德国人,吴雨翔却有一颗无与伦比的少女心。


Suspense(悬念)

“大家说我到底该选谁?霸道总裁James还是典型处女座吴雨翔?”

刚洗完澡出来的吴雨翔看着特别关注中推送的孟天的微博,冲躺在床上看电视的人摇摇手中的手机,“你想选谁?”

“嗯哼~宝贝儿你是不是把醋打翻了?怎么这么酸呀?”孟天下床一把将吴雨翔揽到怀中,“要不要我向你证明一下我想选谁?”

不等吴雨翔回答,孟天直接吻上怀中人的唇,手顺着浴袍伸进去,轻抚着吴雨翔的腹肌,不轻不重地在腰窝处揉捏。听着吴雨翔从嘴角溢出的呻吟,孟天将二人一起带倒在床上。

事后,躺在孟天怀中,吴雨翔拿起手机转发了微博。

“喜欢你,没道理。” *3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6岁的吴雨翔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别墅里,站在窗边垫着脚向外张望。他看到一个打扮休闲的年轻叔叔向他家门口走来。

那人在大门外向他招手,看着那双像大海般蔚蓝的眼睛,吴雨翔忘记了妈妈的叮嘱,不由自主的跑出去打开了门。

“Hallo,Patrick!”

“Hallo,Wer bist du?(你好,你是谁?)”吴雨翔好奇的问,“Wie beurteilen Sie meinen Namen kennen?(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4

“Mein Name ist Wiley Woods.(我的名字是Wiley Woods。)”

“Woher kommst du?(你来自哪里?)”

“Ich komme aus Zukunft.(我来自未来。)”

吴雨翔歪歪头,迷茫地看着孟天。

“我们会在二十年后相遇,我会是你以后的男朋友,记得要去中国学汉语哦~我的小公主,快快长大吧,你的dayday小王子在未来等你哟~Auf Wiedersehen(再见)”孟天冲着吴雨翔眨眨眼,转身离开了。

留下站在原地茫然的吴雨翔,除了最后一句,什么都没听懂。然而当他长大后再一次听到这熟悉而陌生的语言时,他知道了这叫汉语,他燃起了学习的欲望。

吴雨翔在中国第一次见到孟天时,满满都是不可思议。当他们在一起后,吴雨翔也曾问起过,而回答让他直接给了孟天一拳。

“哇哦~原来我从小就是小翔翔的梦中情人了吗?” *5


Tragedy(悲剧)


“吴先生您好,我们是江苏卫视的工作人员,想邀您参加我台正在策划的新节目《世界青年说》,请问您有兴趣吗?” *6

“没有,谢谢。”

The End.


Western(西部风格)

你开酒馆,我打猎。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TK11在一次聚会中无聊地进行了各种内部投票。大家一致认为James是当之无愧的大众情人。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孟天觉得如果吴雨翔是个女孩子,一定会吸引很多男生。

其实你也一样。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作为一个百老汇著名歌手,他有一个唱歌从来不在调上的小粉丝。兼爱人。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小公主,你……”

“谁TM是小公主,给爷滚一边玩去!”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她是谁?”

“我未来的女朋友呀~漂亮吗?”

“哦。”

“哎,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叫幽默!幽默懂吗!好吧你别说话我知道你不懂!”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后院够乱了,哪还需要OMC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Papa,Ich brauche ein Euro……”

在场的人都因为吴雨翔的撒娇而轰动。孟天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上挂着勉强维持的标准式的笑容。

孟天感受到自己因为恋人的一个撒娇而勃起的下体。好想把他压在身下,好想抓住他的手抚慰自己。

因为幻想而变得更硬。而幻想对象却在眉飞色舞地讲他的初恋。 *7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慢……慢点……嗯……”房间里充斥着吴雨翔抑制不住的呻吟,混合着音响里播放的Booty Music有着别样的性感。

“Let's get to it(get to it)
do it(do it)”

孟天随着音乐的节奏深入浅出。看着吴雨翔因布满情欲而发红的脸庞,用唇舌堵住了身下人断断续续的呻吟。

“Don't stop.get it. get it
Pop that coochie.let me hit it.”

感受到吴雨翔忽然加剧的颤抖,知道自己找到敏感点的孟天进攻愈发猛烈。

忘记音乐循环了几遍,两人共同迎来了高潮。

“Making love to booty music~”

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孟天搂着还在喘息的吴雨翔,愉悦地随着音乐哼出了最后一句歌词。 *8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今天的议题是:因为害怕父母的不接受和社会舆论的谴责而不敢出柜,甚至在父母的要求下去相亲的我,正常还是不正常?下面进行第一次表决。”

“我觉得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不可理喻!就算是没有勇气出柜,你也不能去相亲,去祸害其他女孩子!”吴雨翔义愤填膺地表示完全不能接受。

“我觉得我男朋友刚刚说的非常对,对,没错,你们没听错,吴雨翔是我男朋友。当然我完全支持同性恋没有任何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在我眼中根本没有什么出柜不出柜,这个柜子就不应该存在。但是退一万步讲,就算提问者觉得自己是异类,不敢说出自己的性取向,他也没有任何理由去耽误别人的生活!”孟天在表达自己观点的同时,放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呢:-D *9




*1:卖萌请带入20期里的小公主撒娇

*2:选自《Shakespeare Sonnets》,因为节目中dayday曾说过马提尼和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所以猜他应该很喜欢。

附上曹明伦译版:
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
虽然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狂风会使五月娇蕾红消香断,
夏天拥有的时日也转瞬即过;
有时天空之巨眼目光太炽热,
它金灿灿的面色也常被遮暗;
而千芳万艳都终将凋零飘落,
时运天道之更替剥尽红颜;
但你永恒的夏天将没有止尽,
你所拥有的美貌也不会消失,
死神终难夸口你游荡于死荫,
当你在不朽的诗中永葆盛时;
只要有人类生存,或人有眼睛,
我的诗就会流传并赋予你生命。

*3:因为他们转发微博的微妙时间差而设定的剧情。然而港真,我不造一般多久……:)

*4:谷歌翻译,不知道有没有错误

*5:节目中dayday这样叫过小公主,虽然我觉得这名字……很……

*6:因为dayday以前微博名叫吴孟天,所以,这里的吴先生代指两个人

*7因为当时大家都在起哄叫小公主撒个娇,然而平时的起哄小能手dayday这一次却特别安静

*8:Deep Side《Booty Music》

*9: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对RPS cp,所以不知道该写什么,就胡诌了一段。其实真的挺希望他们可以用有关同性的议题,然而太敏感,估计看不到:(

——————————End——————————

谢谢看完了的你们

写这篇卡了很多次 然并卵 成品还是这么烂

一般文笔这么烂的我是不怎么发文的,然而粮太少QAQ

希望可以找到萌物同好w

总感觉东秀欧巴一不小心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同人八苦(然而我写的全部是HE
人物不属于我。 OOC!OOC!OOC!慎入

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Cam,怎么样,我的家乡是不是很漂亮?”宁泽涛牵着McEvoy的手站在嵩山上,语气骄傲。
“Amazing,中国真的好漂亮。”Mcevoy俯视着脚下的山林河流,一脸惊叹,“吃的更美味。”回想了一下补充道,满是向往。
宁泽涛无奈的想起昨天McEvoy在小吃街上那副进了天堂的幸福神情,对着一碗河南烩面双眼放光的McEvoy让他有一种狠狠吻上去的冲动,奈何在公众场合,他们的身份又如此敏感,只好生生忍住。
“其实以前的郑州更漂亮的,每次饭后我都会和爸妈一起出来散步啊什么的,周末有空还会一起和朋友们来爬嵩山,这么多年过去,以前很多地方都拆了,小时候的朋友很多现在也散了。”难得回到家乡,物是人非的感觉不免让宁泽涛有些感伤。
McEvoy将视线从风景上收回,用他的puppy dog eyes凝视着宁泽涛,“你知道的,当恒星诞生时…当它们消亡时,它们发出紫外线辐射,所以如果我们能看到紫外线下的天空,那么几乎所有的恒星都会消失,而所有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这些壮观的诞生与消亡…*1”他看了眼宁泽涛的表情,伸手揉了揉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知道的,其实,我想说的就是,过去的就不要再想了,时光不可能倒流,虽然很多朋友走了,但是每天都会有新的相遇嘛,对吧?”
宁泽涛看着McEvoy因为不知怎么表达而微微发红的脸,没忍住凑近轻吻了他一下,“我觉得不对,我不需要每天新的相遇,遇见你,就足够了。”
回不去的年少时光,而我们有看得见的美好未来。足矣。


逃不掉的两厢别离
喀山世锦赛闭幕式结束后,宁泽涛和McEvoy正窝在酒店的沙发里享受着最后的独处时光。
“好想带你回中国啊…”宁泽涛揉着McEvoy 的头发,轻轻的说道。McEvoy在他怀里蹭了蹭,抬起头,刚想开口忽然想起了什么,“带我去中国见你的女朋友们吗?”宁泽涛闻言一时无语,他终于明白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
记得前几天100米自由泳决赛结束后,第二天早上大早他就接到McEvoy的电话,“Ning!我忽然发现我的Twitter和INS上多了好多来自你们中国的粉丝和评论诶!”语气里满是欣喜。“因为你很迷人呀,她们真的很喜欢你,要知道在中国上Twitter 并不容易啊。”宁泽涛想起国内女生的热情,内心默默想如果没有墙,你新增的粉丝会更多好吗,天真的孩子。“那你们在中国一般用什么社交软件。”“我们啊…我们用一种叫微博的东西。”“我知道啦!我去训练了,你也要加油哦,拜拜。”宁泽涛听着干脆利落挂断的电话,觉得他的Cam今天也是活力满满呢。
晚上时,他又接到了McEvoy的电话,“Ning!Ning!我跟你讲,你们中国的粉丝真的好热情哦,我刚开微博就已经有几千粉丝了!评论也好多,还有很多中文评论,好酷的样子,不过为什么她们都在艾特你?”宁泽涛完全可以想象电话那头McEvoy兴奋的手舞足蹈的可爱模样,然而脑补并不能平复他知道McEvoy开通了微博后受惊吓的内心,他该怎么解释为什么那么多艾特他的,他怎么会知道啊!“你开通微博了?中国粉丝一直都很热情,你不要光玩手机啊,好好休息,还有比赛呢…”“alright,goodnight darling.”McEvoy 听话的打算睡觉。“Goodnight baby.”
然而挂断电话的宁泽涛并没有睡觉而是火速上了微博,看见McEvoy微博下的评论哭笑不得,你们英文冠冕堂皇的鼓励,中文全在调戏,这样真的好吗,Cam是能给你们随便调戏的人吗!宁泽涛以为这就是全部了,然而第二天,当McEvoy举着手机问他,为什么他在中国有这么多女朋友时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为什么他要作死的告诉Cam微博的存在啊…
从苦痛的回忆中抽身,宁泽涛紧了紧怀抱,“不是啊,带你去见我爸妈和我长大的地方。”McEvoy噌的一下红了脸,语气失落,“可是我的学业已经掉下两周了,我要回去学习啊。”宁泽涛看着McEvoy 的眼睛,俯下身吻上McEvoy 微张的嘴,从唇齿相碰到舌尖交缠,分开时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没关系,我会尽量去澳洲找你的,记得想我。”宁泽涛舔舐着McEvoy的耳垂,轻声说道。
机场分别后,两人回国都重新陷入了忙碌,每天固定的FaceTime 也缓解不了思念。直到有一天,宁泽涛从训练中出来,拿起手机,看见微博的特别关注里一条新的推送,照片上他的Cam在水立方门口笑的阳光灿烂,微博上写着Hello China.
逃不掉的两厢别离,而我们总会再见。


跨不过的生和死
“Cam~你最喜欢的人是谁?”宁泽涛百无聊赖的趴在泳池边,看着已经在躺椅上看了一下午《The Feynman's Lectures on Physics》的McEvoy。
“嗯…大概是Richard Feynman?”思绪完全没有从书中脱离McEvoy无比敷衍的回答。
好吧,宁泽涛无奈的闭上了嘴,谁能告诉他有一个已经去世多年的情敌怎么办。
一个小时后,宁泽涛忍无可忍的从水池里起身,走向沉浸在物理世界中的McEvoy,二话不说,直接打横抱起阔步向室内走去。他好不容易拿到的假期,飞来澳洲并不是为了看他的小男友整天整天的研究情敌的理论的好吗!
跨不过的生和死,拿情敌没有办法,就直接简单粗暴的夺走注意力好了。


抹不平的信任危机
“Ning!不要在我做研究的时候亲我好吗!!”McEvoy的puppy dog eyes 在严肃时依然没有什么威慑力。宁泽涛笑着敬了个军礼,“Yes Sir,保证以后不会了。”然而教训深刻,McEvoy 无比不信任的看了宁泽涛一眼,却又无可奈何。
抹不平的信任危机,却也是不可或缺的小甜蜜。


不能一起到白发苍苍(借用水木清华GN的梗)
最后15米,宁泽涛全力的冲刺,他能感受到右前方溅起的水花,感受到自己正在逼近,和一年前一样的剧情,却不知这一次的结果,他没有时间思考,眼里只有终点。当他触板转身,怀着期待与忐忑看向大屏幕的成绩时,被眼前所见震惊,47.22,他个人的历史最好成绩,冠军。然而他并不是唯一的冠军。他面带惊讶和掩藏不住的欣喜看向隔壁泳道的McEvoy,是的,和他并列冠军的,他的小男友,Cameron McEvoy ,显然对方也难以置信,看着McEvoy再次展露的poppy dog eyes ,宁泽涛伸手揉了揉面前人刚从泳帽中解放出来的湿漉漉的头发。
在欢呼声中两人并肩站在领奖台上,相望,靠近,相拥,亲吻,如同被蛊惑,就这么一次,想要不顾一切,他们一起创造了奇迹,还会害怕什么?
不难想象第二天的头条,《100奥运冠军情侣》,《颁奖台上的拥吻,冠军背后的故事》,《百米自由泳冠军携手出柜》诸如此类。推掉无数的采访,却推不掉舆论的攻击。从对他们的人身攻击,到对他们家人的攻击。国家队的封杀,各种接连不断的禁赛。他们以后携手可以对抗世界,却发现终究太过天真。分道扬镳,似乎是避免不了的结局。注定无法与你一起到白发苍苍。
宁泽涛从噩梦中惊醒,吓出一身冷汗。看向怀里依旧睡得正香的McEvoy,忍不住在他额头上印上一吻,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看着因为自己的动作微张双眼慢慢转醒的可爱男孩,宁泽涛没忍住笑容。“怎么了Ning?”刚睡醒时软软的语调惹得宁泽涛亲亲他的脸颊,“没事,做了一个梦而已,要继续睡吗?”,McEvoy 摇了摇头,像只可爱的大犬,“梦见什么了?”“梦见我们在里约一起拿了冠军,但是最后我们分开了。”“嗯…我觉得前半段实现就够了。”宁泽涛用亲吻表达了赞同。
不能一起到白发苍苍,还好只是梦境。


从并肩到对立
喀山世锦赛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前
“Ning,要加油哦~”Mcevoy眨着眼,笑着对宁泽涛说。一个深吻,“你也是。”他们先后走出选手通道。
喀山世锦赛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时
“来自澳大利亚的McEvoy 正稍稍领先”“宁泽涛追啦!!”“拿下!!拿下!!”“宁泽涛创造了历史!”“澳大利亚选手McEvoy 也向宁泽涛表示祝贺”
喀山世锦赛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后
“Ning,You are so good!”一如在泳池中的poppy dog eyes,McEvoy开心的如同自己拿了冠军,在床上裹着被单滚来滚去。宁泽涛无奈的抓住他压在身下,两厢对望,免不了一阵亲热。“你也是。”宁泽涛埋在McEvoy颈边轻声道。
从并肩到对立,再从对立到并肩。这就是我们的关系。


婚礼的祝福(孙朴出没,不喜请跳过)
“Cam,陪我去参加一场婚礼吧。”宁泽涛从背后搂住McEvoy ,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凑在他耳边说。“好啊,谁的?”McEvoy从书中抬起头,歪着脑袋看着宁泽涛。
“杨哥和朴泰桓的。”“啊?Sun和Park?中国和韩国也通过了同性恋法案吗?”McEvoy 迷茫的眨了眨眼。“没有,所以只是几个好友内部自己举行的婚礼。”宁泽涛说着在McEvoy的鼻尖轻咬了下,McEvoy不满的皱了皱脸,有些担忧的问道,“带我去可以吗?我和他们并不熟啊…”“你和我熟就够了啊,杨哥说让我带上家眷~”“好吧,你们不介意就好。”McEvoy耸耸肩,不甚在意。
婚礼当天,一身西装的孙杨和朴泰桓并肩站在一起,接受最亲近的好友们的祝福。“祝贺你们,希望你们可以并肩站在最高的颁奖台上。”宁泽涛和McEvoy 送上礼物和祝福。“终于舍得把你的宝贝带出来了?”孙杨看着面前这对小情侣就忍不住想戏弄,看着McEvoy微红的脸更是忍不住想笑。宁泽涛伸手揽住McEvoy的肩,冲最尊敬的前辈笑笑不说话,“好啦,不逗你们啦,你们也一样,这条路,你们自己知道的。”孙杨拍拍两位后辈的肩膀,举举手中的酒杯,四人一饮而尽。
送给他们最真挚的婚礼祝福,希望我们会更幸福。



永远无法得到的你
宁泽涛记得他们的初遇,阳光下的澳大利亚海岸,泛着温暖的柔光,少年迎着阳光走来,脸上真挚的笑容驱散了他心里来到异地的不安,“你好,我是Cameron McEvoy.”握上少年伸出的手,“你好,我叫宁泽涛。”即使英语不好,自我介绍还是会的。“欢迎来到澳大利亚,希望你们在这里度过愉快的训练时光。”明明是官方的欢迎词,由他说出却莫名多了分可爱。
再次见面是在训练馆,“Ning,又见面了”对方热情的招呼让他不知所措也受宠若惊。只穿了泳裤的McEvoy让他心跳加速。恍惚间他们已经约好训练完后的晚饭,饭桌上的交谈让他对McEvoy增加了不少了解。格里菲斯大学,黄金海岸富人区,主修物理数学,他在心里感叹自己喜欢上了一个怎样的人。
见面越来越多,记住了对方的每一个小小细节,兴奋时的puppy dog eyes ,训练后的物理学习,讲起研究时的滔滔不绝,每一点都让他无法自拔。
喀山作为对手相见,他却没有任何手下留情,毕竟国家荣誉最重要。难以忘记自己夺冠后隔壁赛道的他祝福的眼神和拍手的小动作,心跳到快控制不住。感受领奖时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隔着衣服传来的热度燃烧着他的心。
赛后的选手通道,他忍不住将对方按在墙上,狠狠吻上渴望已久的双唇,没有被推开反而感受到环上脖颈的双手,他想,这一刻可以和夺冠并列列入人生最美妙的时刻。
我以为永远无法得到的你,如今却在我怀里。


*1。 来源于《万物理论》台词

第一次发同人,求轻喷
如果你们不嫌弃,欢迎点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