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814

【井白】那年夏天(上)AU


明星井×足球运动员白

大概极度OOC

勿上升

鉴于实在不好意思把国足写的太厉害……所以设定小白在的国家队为B国,俱乐部为R队,洲冠就等同于欧冠亚冠之类。

借用了一些现实足球圈的梗和比赛经历。










井柏然今天拍了一整天的戏,下了戏已经筋疲力尽,躺在剧组包下的酒店里打开了微博小号,被首页铺天盖地的哀嚎痛哭吓得从床上弹起。映入眼帘的第一条就是被转发了上万次的体育新闻,标题触目惊心。

《R队前锋白敬亭十字韧带受损,预计伤停数月,或无缘世界杯》

当井柏然点了两次屏幕都没能点开这条新闻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竟抖的如同帕金森患者。好容易点开了,心便被新闻顶上的配图扎的鲜血淋漓。照片上的白敬亭躺在担架上,身边是围着他的队医,他的一只手臂搭在脸上,遮住了眼睛,而照片是从侧面拍的,仍能清楚的看到他发红的眼角。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担架沿,手臂青筋暴起,仿佛在忍耐着巨大的痛苦。

这种痛哪只是身体上的痛呢?连井柏然,连数万球迷看见“或无缘世界杯”六个字都觉得撕心裂肺,更何况白敬亭本人呢?世界杯是每一个球员的梦想,更何况,四年前他们与大力神杯只一步之遥却失之交臂,作为主力前锋的白敬亭又怎么会甘心。四年的训练,不仅为了俱乐部,为了联赛,为了洲冠,也是为了这一届的世界杯。而如今,他却在赛前就倒下了,这场世界顶级赛事,可能根本就与他无关了。

井柏然不知道躺在担架上时白敬亭在想些什么,他只知道现在自己简直心乱如麻,他想联系白敬亭,想问他的情况,想知道他到底要伤停多久,想安慰他,想将他搂在怀里,想抱抱他。可是他早已被白敬亭拉黑。

他们已经分手一年了。现在回想起来简直好笑,他以为分手是为了白敬亭的职业生涯,为了他的夺冠梦想。可他从来没想过,困扰和阻拦职业球员的从来都不是感情,而是伤病。

井柏然终于将新闻看完了,R队赢了比赛,可好像并没有人关注这件事了。白敬亭的伤情还没有确定,最坏的结果是错过世界杯,就算是最好的结果,这赛季也基本报销了。再过两天就三月份了,R队进了洲冠的8强,联赛也进入了后半段,国家队最晚六月开始集训。井柏然在心里默默地算着,他不知道算这些有什么用,但是他停不下来。

井柏然想他现在应该睡觉,他明天还有戏,他瞎操心也没有用,白敬亭不想看见他,他也联系不上白敬亭。可当他躺在床上闭上眼,脑海里全是照片上白敬亭发红的眼角,是四年前决赛结束哨响后,跪在绿茵场上的单薄白色背影,是走向领奖台时看着大力神杯那悲伤却又志在必得的眼神。

那时的白敬亭多年轻呀,20刚出头的年纪,小组赛第二轮因为原主力前锋的受伤替补上场,在89分钟接后腰的长传一记凌空抽射帮助B队绝杀了对手,提前锁定了小组出线名额,小将白敬亭从此一球成名。那场比赛井柏然不在现场,他白天刚好有真人秀要录,当时的他们也没想过白敬亭会上场,于是他只能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白敬亭知道他在看,因为进球后年轻肆意的白敬亭跑向球场边的摄像机,向全世界或者只是向井柏然送上了少年人兴奋又热情的吻。后来的比赛白敬亭用出色而稳定的发挥拿到了主力前锋的位置,B队也一路旗开得胜,直至总决赛。因为后卫的一个回防失误,对方前锋直入禁区单刀晃过门将,足球入网。那时已经是比赛的第75分钟了,留给他们扳平比分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全力的奔跑,不停的想要创造机会,甚至最后的伤停补时阶段连门将都冲到了对方禁区,却仍然没能突破对面铜墙铁壁一般的防线。

每当回想起那场比赛,井柏然都觉得当时看台上身边球迷的痛哭声仿佛还在耳边回响,混杂着远处看台对方球迷的欢呼声和象征着胜利的异国歌曲,显得愈发悲壮。球场上对方球员在肆意的狂欢,跳舞,拥抱,亲吻。而衬托着他们欢乐的背景板就是B队的球员们。井柏然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白敬亭的神情。明明隔着小半个球场,可他就是看见了白敬亭的眼神,又或许没看见,只是他知道。白敬亭没有哭,眼中的失望落寞却那么明显,少年人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重大挫折,第一次面对拼尽全力却无法实现梦想的淋漓现实,第一次切身体会到,有些事真的不是努力就能成功。可是年轻的长处就在于,永远不向现实低头。所以也是白敬亭第一个收起情绪安慰队友。少年人悲伤却坚定,对自己未来会拿到冠军深信不疑。

如今,正是白敬亭最好的年龄。值得成功,也承受的起失败,而最残忍的便是,错过。

当井柏然下定决心去找白敬亭时,已经快要深夜十二点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冲动的人,面对和白敬亭相关的事时更是瞻前顾后,唯一一次冲动大概就是分手时。他说联系不上白敬亭是真的,也是假的。他确实联系不上白敬亭,但是他可以联系王嘉尔,和联系白敬亭本人并没有什么区别。王嘉尔是白敬亭国家队和俱乐部的双料队友,他们一个前锋一个前腰,配合默契,在禁区所向披靡,被称为R队双子星。

王嘉尔接通电话时声音还很清醒,明显是还没有睡觉。“井宝哥?你怎么……你看到新闻了吗?小白哥现在在病房里休息,伤情鉴定报告还没有出来,你要过来吗?你还记得神医这怎么走吗?”

井柏然还没开口说话王嘉尔就已经噼里啪啦的把他想问的都回答了,“我知道位置,我马上过来。”电话都打出去了哪还有不去的道理呢。井柏然给经纪人打电话请了明天剧组的假,没去理会经纪人半夜被吵醒的抱怨,便驱车去了神医的医疗所。

井柏然上一次去神医那时,是他们冷战的开端。那时白敬亭脚踝受了不轻不重的伤,需要伤停半个月,那段时间白敬亭状态不佳,一直急于找回状态,却偏偏小伤小病不断。而井柏然那时正忙于电影的拍摄,是一个难得的好制作,除了要求他与女主角传绯闻炒热度,他没有资格拒绝。他那天能去和白敬亭见面,还是因为女主角生病去医院打点滴,而绯闻需要他去探病。任狗仔拍够了后,他从后门溜出了医院,去神医那开始真正的探病。

可惜探病并不顺利,那时他们的矛盾已经累积了不短的时间。不外乎是聚少离多,微信聊天时的相对无言,各自事业的不顺,以及漫天的绯闻。引爆矛盾甚至不需要火花,一丁点火星子就足够。

井柏然见到白敬亭时后者已经在看他探病女主角的八卦头条,不得不感慨狗仔们的速度真的很快。他将水果放在床头柜上,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白敬亭深深的看了两眼水果,又看了看手机。头条附的照片上的井柏然戴着口罩和墨镜,拎着一个精心包装的水果篮。

井柏然瞬间明白了白敬亭的心理活动。他想去握白敬亭的手,却被躲开了。从他进门一直没有正眼瞧他的白敬亭终于将目光落在了他身上。“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井柏然哑口无言。他能怎么回答呢?我去给绯闻对象探病顺便看看你?好在白敬亭也没有在等他回答。

“你今天出来这么久该回剧组了吧?最近拍戏很辛苦吧,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好在个鬼,一点都不好,比起逐客令他宁愿回答送命题。

“小白,我……”井柏然刚开口便戛然而止。他能解释什么呢?井柏然苦笑了一下,“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别急着复出。”

“放心吧您,您不在我也过得挺好,慢走,腿脚不方便我就不送您了。”白敬亭冲他笑了一下,笑容是挺灿烂,却一丝都没到眼底。

接着便是仿佛无休止的冷战。也并不是无休止,因为两个月后井柏然就提了分手,而白敬亭什么都没说,就搬离了他们一起买的公寓。

新剧拍摄的地方离神医的医疗所不算远,井柏然回忆完心酸往事也就差不多到了。进去便看见了王嘉尔在白敬亭病房门口如同旋转小陀螺般打转。

“嘉尔,伤情鉴定出来了吗?”井柏然迈着182的大长腿三两步走到王嘉尔面前。

“井宝哥你来啦!!还没有,小白哥在里面,他说想休息一下不让我进去……”王嘉尔的脸上满是担心和委屈,“如果小白哥踢不了世界杯可怎么办呀?不会的不会的小白哥一定可以的!”王嘉尔自言自语起来根本没有给井柏然说话的余地。

“嘉尔你在这等着鉴定,我进去看看小白。”井柏然拍了拍王嘉尔的肩,推开了房门。

“可是小白哥说不管是谁都……”王嘉尔看着已经进了房间的井柏然,默默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算了小白哥这么喜欢井宝哥说不定很开心见到他呢?我还是有好好完成白哥交给我的任务的!

井柏然进房间时,房里一片黑暗,他分不清白敬亭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没有。他摸索着在凳子上坐了下来。借着朦胧的月光,他看见白敬亭正半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微弱的月光撒在白敬亭的脸上,显得他越发消瘦,对于一个运动员而言,白敬亭实在是太瘦了。

井柏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白敬亭的脸,直到白敬亭认输了般的睁眼打开了灯。
突如其来的光线使他们都下意识眯起了眼,井柏然去握白敬亭的手,而这一次,白敬亭没有躲。




Tbc.


为了使瓜老师实现今年tag550的目标
我太困了最后几段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之后再改吧也可能不改
这一篇一定不会坑的我下个星期内一定写完
虽然我觉得也没有人想看后续……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