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814

【井白】那年夏天(下) AU



一个拖了太久的更新
我太垃圾了对不起立白老师提供的“井”字梗
希望或老师不要因此不画了,虽然文烂但是立白老师的梗还是顶好的!







白敬亭和井柏然初见时还不满十八岁,还没成年的U19队长刚刚和队友们一起拿到了U19世界杯冠军。球队为这群半大孩子在赞助商名下的酒吧里包了整个二层,随他们享受胜利的喜悦。

一群孩子们在孤独的二层能干什么呢?不外乎是玩玩狼人杀,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游戏。他们已经喝了不少酒,混沌的大脑不足以支撑他们来几局狼人杀,于是真心话大冒险便成了首选。

白敬亭看着啤酒瓶停在了自己的面前,痛快的选了大冒险。直到队友起哄着让他去楼下随便找一人要微信号时也没觉出后悔。要说是酒精作祟,其实白敬亭也没喝多少,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大抵还是因为夺冠太过使人兴奋。

一楼的大屏幕上正放着一场国家德比,酒吧如同横空多出了一条楚河汉界,激昂的解说带动着球迷的情绪,使酒吧显得分外嘈杂。

可这些都不在白敬亭眼里,在这嘈杂中,他一眼看见了角落里抱着吉他弹唱的井柏然。那时的井柏然留着及肩的长发,低头弹着怀里的吉他,歌声混杂在球迷的呐喊声中显得虚无缥缈,叫人听不分明。同酒吧相比,他周遭那么安静,整个人仿佛置身于黑暗中,只有一束微弱的灯光打在脸上,使睫毛都投出阴影。在热闹的人群中独享孤独。而这孤独隐秘的戳中了白敬亭。

当白敬亭看着他出神时,井柏然似有感应般抬头看向了站在扶梯旁的少年。藏在黑暗中的眼睛仿佛忽然照进了光明,迸发出惊人的光亮。

四目相对。白敬亭下意识地走向了井柏然。他觉得自己每一步仿佛都踩在棉花糖上,而他不知他每一步也踩在了井柏然心上。

走近了才听清井柏然唱的是首降了key的男声版《矜持》。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白敬亭走到了井柏然身前,他发现这人长得可真好看,不比自己差。于是他说,“你好,我叫白敬亭,你叫什么名字?”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我带着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得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地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于是七年后的今天,换井柏然走向白敬亭,将他拉出黑暗,同他说,“小白,我们复合吧。”

井柏然没等到白敬亭的回答。好巧不巧他说完后,神医就带着伤情鉴定报告敲响了病房的门。

遗憾的情绪还没被大脑解读出来就被紧张替代。井柏然感觉到两人相握的手上骤然加大的力道,他低头看见白敬亭无意识的牢牢抓着他的手,指关节白到几近透明。白敬亭整个人都是紧绷的,背脊挺得笔直,仿佛这样即使天塌下来也不会被压垮,他看向神医的眼神,半是希冀半是畏惧,如同等待法官定罪的囚徒。

这眼神看的井柏然的心都要碎了。好在神医没让他心碎太久。神医看着白敬亭,单刀直入,“知道你着急我也就直说了,可以参加世界杯,但是对你的职业寿命很可能会有影响,世界杯之后下赛季的联赛你也得缺席最少六周。参不参加你自己决定吧。”

话虽这么说,可是谁都知道白敬亭的选择会是什么,没有球员能够放弃世界杯。所以最后神医也只是简述了之后的治疗方案和注意事项,就退出了病房,顺便带走了想要拉着白敬亭庆祝的王嘉尔。

当病房门重新关上后,白敬亭倒回了床上。抽出被井柏然握住的手才发现全是冷汗,他盯着病房惨白的天花板,长舒了一口气。

井柏然安静的等他平复情绪。片刻后将他的病床摇起来,使他半靠在床上,重新捧起了他的左手,拿纸擦干了他手掌心的汗放在嘴边亲了亲,“小白,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什么?”白敬亭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的不像样子,于是井柏然又给他倒了杯水。

井柏然看着白敬亭小口的抿着温水润喉,被水浸过的嘴唇闪闪发亮,“如果你今年夏天拿到了冠军我们就复合吧。”

白敬亭被水呛了一下,挥开了井柏然想要帮他顺气的手,“没拿到呢?”声音低低的,带着八百层滤镜的井柏然还听出了丝委屈。

“没拿到的话,我就再追你直到你答应复合。”井柏然看着白敬亭的眼睛,“不过小白,这么没信心可不像你啊。”

白敬亭看着眼前人变短了的头发,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成熟的面容,在心里承认井柏然说的对,成长是需要时间的。时间或许曾短暂的蒙蔽了他们的双眼,使他们之间只剩矛盾与厌烦,却始终没能改变每次四目相对时的心悸,一如初见。

成长是需要时间的。还有需要一个信任你,陪着你的哥哥。

于是白敬亭冲着井柏然笑弯了眼睛,“你也太占便宜了吧!不过,我就勉强同意了吧,谁让我这种四好青年精准扶贫呢。”

那晚之后,井柏然回剧组拍戏,白敬亭接受着治疗做着复健,两人依旧没什么机会见面,但井柏然一日三餐的定时微信问候却没断过,有时拍戏过了点也会下戏了立刻补上。白敬亭基本保持着每三条回复一条的频率,他想着比赛还没开始冠军还没到手,哪能这么容易就让井柏然感受到男朋友的温暖呢,提分手的账还没和他算呢。

井柏然有时得空了也会带着排骨汤去看白敬亭复健,看一次心疼一次,心疼完下次还非要接着看。每次白敬亭皱着眉,额头上全是汗,疼到浑身发颤却不肯停下,井柏然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却无法开口劝说,他知道白敬亭有多希望能够快点康复,早日回到绿茵场,因为伤病后的状态这种东西,谁也说不清。他只能在白敬亭每次休息时,将人搂在怀里给擦擦汗,亲亲额头,再给按摩一下使用过度的肌肉。井柏然有一手堪比专业水平的按摩技巧,全是在白敬亭身上训练出来的,分手一年也没退步,可见是手艺精湛。

时间总是转瞬即逝,眨眼六月就来了。白敬亭随国家队去伊斯坦布尔集训,井柏然在国内进行剧本最后的拍摄,为了能够空出六月底到七月中旬那大半个月的时间,他忙的天昏地暗不知今夕何年。加上夏时令下五个小时的时差,使他们几乎没法同步交流。

大概上天都眷顾他们,井柏然被邀请成为B国的世界杯宣传大使,代替记者们在备战期间对球员做一次采访。这事井柏然没告诉白敬亭,于是当白敬亭在他们训练基地里见着井柏然时,惊讶的对着空门踢出了一脚飞机,本已被他晃过的门将魏大勋发出了石破天惊的笑声。这导致了采访时白敬亭一直对着井柏然怒目而视,井柏然躲着摄像头悄悄的捏了捏他的手,冲他做了一个口型,“惊喜”。白敬亭偏过头留给井柏然一只通红的耳朵。

井柏然采访到白敬亭时的问题是,这届世界杯的目标,一道毫无营养的送分题。可白敬亭对着摄像机笑的阳光灿烂,“我们的目标当然是冠军,对我个人而言,也有必须要拿冠军的理由。”摄像机后的井柏然被这么猝不及防的一撩,恨不能在异国他乡点一份手撕兔肉。

等井柏然再一次到土耳其时,世界杯的小组赛已经结束了。B队以两胜一平小组头名出线。因为之前的伤病,白敬亭小组赛时多是替补上场,为淘汰赛保存体力。即使是替补,白敬亭也做了一次关键先生,在小组赛第二轮落后的情况下,一个轻巧的后脚跟进球,帮助球队扳平了比分,锁定了小组第一。

B队过五关斩六将一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决赛。阿塔图尔克奥林匹克球场人声鼎沸,B队的红色与A队的蓝色在球场画出了鲜明的分界线,比赛还没开始球迷已经先行对立了起来。大力神杯被摆放在球场的正中央,双方队长在它面前握手示好。在比赛开始前,白敬亭深深的看了一眼奖杯,又看了一眼看台第一排的井柏然,他其实看不分明井柏然的脸,但他能猜到井柏然的座位。他朝天比了个祈祷的手势,他不太信教,但是拜拜总是没错的。

虽然是决赛,但比赛并不如观众们想象般精彩。双方都踢得很谨慎,互相试探又不敢深入,都在寻找对方的失误,并不太具有观赏性。 但架不住这场比赛意义的重大,球员的每一次传球,每一次调度,每一次回防,每一次突进,甚至门将的每一个走位都牵动着球迷的心。井柏然觉得自己一颗心在胸腔里上蹿下跳跳着踢踏舞,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他看着白敬亭每一次拿球就被对方后卫贴身防守,晃过一个围上来更多,他能明显感觉到白敬亭在渐渐变得焦躁。

不止是白敬亭,场上的球员都开始躁动,比赛已经过去了80分钟,比分依然是0:0,体力的消耗使双方的破绽都变多起来,却没人能把握住机会,或是差了些运气。89分钟白敬亭近在咫尺的头球被门柱挡出,将比赛拖进了加时。

场上越来越多的球员倒地抽筋,却还是得不停奔跑。奇迹发生在第113分钟。A国的射门被魏大勋挡出,直接大脚将球开到了半场,中场将球传给了王嘉尔,王嘉尔带球吸引走了对方的两名后卫,一个假动作将球传向了早在前场等着的白敬亭,白敬亭在点球点处摆脱了对方后卫的防守,右脚起脚抽射直挂球门死角。

井柏然是听着身边排山倒海的欢呼才能确定发生了什么,身旁球迷的呐喊,喜极而泣仿佛都离他很远,他眼中只有在球场上狂奔跳到队友身上的白敬亭,与王嘉尔跳到空中撞肩落地再来一个Dab的白敬亭,全世界的光都聚集在他身上的白敬亭。

接下来的7分钟对B队的球迷来说就是度秒如年,他们的心一半在疯狂庆祝,一半在担忧被追平。幸而命运没有给他们开玩笑,比分维持到了结束哨响。

井柏然是在身边的小姑娘递给他纸巾时才发现自己也已泪流满面的,他看着球场上被叠罗汉的队友压在最下面的白敬亭,心想,就算自己拿到影帝大概也不会比现在更快乐了。

一分钟后他就刷新了对最快乐的认知。

他看见白敬亭离开队友走向自己这个方向的看台,双手越过头顶,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交叠,拼出了一个“井”字,他看见白敬亭冲着他笑,眼角眉梢仿佛要飞起来,然后将交叠的双手放到嘴唇边,用力的亲了一下。亲完转身又跑回了队友身边,只留给井柏然一个飞扬的后脑勺。


他们真正面对面时,已经临近清晨。井柏然将白敬亭重新带到阿塔图尔克奥林匹克球场,在满地还没打扫的彩带,横幅和礼花中,迎着伊斯坦布尔的第一缕阳光,在这个梦实现的地方,亲吻了他的足球少年。


END.


*引用自梵高写给提奥的信



评论(16)

热度(29)